語夢飛羽

沒有肉就是互攻
談戀愛沒那麼不平等
歡迎拍打餵食

【Spirk】記一次花吐症

**我流花吐症,不會死人,就像感冒,沒治好就一直咳打噴嚏一樣;花吐症沒治好就是一直吐
**跟喜歡的人接吻就會好




艦橋上都是花。

其實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了,Uhura甚至能淡定的把花從地上撿起來裝飾在她的通訊台上。

「妳不覺得這有點噁嗎?那是他們吐出來的耶。」坐在正前方操作台的Sulu轉頭過來問Uhura。

Uhura看了自己剛剛撿的桔梗,又摸了摸,嗯手感很好,完全就是正常的花。「Nope,完全不會,我的視覺跟觸覺告訴我它就是朵正常的花。」

坐在艦長椅上的Kirk惡狠狠地瞪著他的首席通訊官,考慮到那朵花剛剛還在他的胃裡(或是某種不知名不科學的臟器中),他覺得自己完全有資格這麼做。

企業號是隸屬軍隊的,他的建造標準就是要簡潔,讓空間利用最大化,所以艦橋其實沒有平民們相傳的那麼大。

如果一個艦橋上還有兩個人得了花吐症,那艦橋充滿花也是理所當然的。

與此同時,Spock吐出了一串鈴蘭。

就像首席醫官不會因為感冒就批准病假一樣,首席醫官同樣也不會因為花吐症就批准病假。

又死不了人,也不影響工作效率,當然沒那麼爽隨便就能請假。

Kirk因為公事需要和大副討論,所有艦橋成員都看著他們的最高上司一邊講話嘴裡一邊源源不絕地冒出各種不同的花。

「天啊他們這樣還聽得清對方說話嗎?」Sulu喃喃地說。

McCoy走入艦橋,他應該要先通報的,但他看到滿艦橋的花只是皺了皺眉,然後繞過去走到Uhura旁。

「妳不覺得這有點噁嗎?」McCoy指指她滿通訊台的花。

「不覺得。」Uhura自我地說,「那兩個蠢貨甚麼時候要跟對方告白?」

「讓他們兩個瞎折騰去吧。」McCoy翻了個白眼。

「Sulu先森,為什麼他們還不跟對方告白?這樣就醫好了啊。」Chekov歪頭問坐在自己旁邊的舵手。

「因為他們兩個是瞎子,不知道對方喜歡自己,還以為各自有喜歡的人。」Sulu毫不留情的批評自己的上級長官。

「喔......那我們要跟他們說嗎?」Chekov看著被花嗆到的艦長,突然覺得他有點可憐。

「不用。」Sulu簡短地回答,因為他剛找到他的新副業。

宇宙亞馬遜賣花服務。



沒了





彩蛋

最後kirk因為被自己吐出來的花絆倒,Spock為了接住他站起來,兩個人不小心親上而治好吐花症。

可喜可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91)
  1. 語夢飛羽語夢飛羽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瓦肯科学舰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