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飛羽

沒有肉就是互攻 談戀愛沒那麼不平等
歡迎拍打餵食
AO3:FlyFeather
Plurk:flyfeather92

【Spirk】stay with me 上

呃  我是沒打算把這個系列搞這麼長的

(誰知道呢?人生就是充滿驚喜跟意外阿!)

我怎麼會知道我最後還拿這個出了合誌哈哈哈哈哈

 

前篇

stay   stay a minute


    

Spock看著坐在自己隔壁的上級長官,金髮人類修長的手指拿起酒杯,醇黃的液體在綺麗的光線下晃蕩折射著炫目的光芒,湛藍的眼眸與之遙遙相映;他臉上帶著隨意卻迷人的笑容,眼中卻流轉著深沉道不清的情緒。

長桌上擺著來自各種星球的食物,從Andorian傳統食物到Catian的素食一應具全,飯廳中充斥著各國大使愉悅地交談,餐具碰撞觥籌交錯和Ardana悠揚的音樂結合成悅耳的背景音。Spock審視著眼前的一切,不得不承認從聚會流程、位置安排、食物到細節都是令人滿意的。就算是以挑剔聞名的瓦肯人(瓦肯人相當瞭解他們在其他種族眼中有著什麼評價),他也不得不承認這是場可圈可點的宴會,不負這顆以文明和藝術聞名的星球,所有的事物都是如此和諧,彷彿置身於一切藝術的薈萃。一如Ardana 長期在星聯樹立的形象──在這個星球上,一切形式的暴力都已被淘汰 。

Jim正和顏悅色地和來地球派出的外交官交談,漫天的討論著近期地球的經濟狀況、宇宙的局勢、艦隊的補給,就如同在場所有人一般。但Spock能從他在餐桌上不斷敲打的指尖,時不時抿起的唇和湛藍雙眼眼底的不耐煩得知,Jim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立刻呼叫輪機長把他傳回企業號上。

Spock一邊和Bolian討論他們與瓦肯的合作狀況,一邊想著Jim如何多次表達他對外交任務的厭惡。

但即便如此,不論他對於外交任務的看法如何,都無法否認Jim在這件事上渾成天然的恩賜。有些事能靠學習,有些事加上天賦則會變得更加閃耀。Jim總是能讓事情變成後者。這也許是來自命運的一種補償,補償他那自幼缺失破碎的親情,補償他對孤寂渴望的黑洞。

Spock知道如果Jim有選擇權的話他會如何抉擇,然而人生從來就不是選擇題。

他發散的思緒讓他回想起Jim剛接到任務時在房間怒氣騰騰的模樣。

「為什麼我要去那操蛋的Ardana!」Spock從冥想中分了心,聽見透過艦長大副艙房間的浴室來自Jim的怒吼,接著是一陣乒鈴乓啷的聲音。Spock嘆了口氣,其實他一早便預見了這個結果,在他早上和Jim一同接受來自Ardie司令的命令後。他結束了冥想時間,這時候Jim的情緒有更高的優先權。Spock先在複製機複製了一個東西,而後穿越了他們共同的洗浴間,迎手接著Jim扔來的一本書。

「Spock。」Jim看著來人哼了一聲,顯然不為自己差點擊中Spock感到抱歉,只是負氣地坐到自己的床沿。Spock也習慣了這樣的Jim。

「Jim。」Spock將書放回它的原位,打量著一片狼藉的房間。人類的房間並沒有開燈,唯一的光源便是艦長艙房的落地窗,來自太空的星芒將不同顏色的瑩瑩星光送入空間,讓光面與暗面顯得分明。

「別,你閉嘴,我知道你要說什麼,」Jim在黑暗中也接收到Spock的目光,率先打斷了Sock,眼中都是刺,「我是艦長,應該在情緒管理上有良好的素養,否則無法成為艦員的榜樣。司令部下的指令是符合邏輯的,我發脾氣既不合時宜也不妥當,遵循命令是唯一符合邏輯的做法,」Jim連珠炮似地模仿Spock講了一大串,「即使我們都知道這背後絕對是天殺的Daniel Ardie在搞鬼!他就是想替他兒子鋪條好路!」

Spock靜靜地看著Jim炸毛,待Jim看上去平復了些後才又喚了一聲,「Jim。」

Jim沮喪地垂著頭,抬眼望著站在他面前的Spock,拿過他手中那杯明顯是要給他的巧克力,「我是不是活該遇到這些?因為我是個自不量力的自大小鬼,妄想自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其實我根本就不配。」

這個角度的Jim看起來像是一隻濕漉漉的小狗,Spock把自己漫不經心閃過腦中的想法抹去,坐到Jim的身邊,摸了摸Jim柔軟的金髮,硬細的髮絲頑強地從指縫竄出,就像Jim本身一樣,堅強而美好。

「你不是,」Spock說,「你值得一切最好的,所以你有星聯最好的船和團隊。」

Jim不認同地瞪著Spock,「是準備看我拿了最好的資源卻毫無建樹時再大肆嘲笑我有多魯、是星聯的恥辱吧。」

Spock一方面認為Jim的擔心沒理由地有些好笑,另一方面又更多地心疼Jim。他總是永無止盡地陷入自我懷疑的矛盾螺旋中,他想做點什麼,證明自己所有的價值,卻又害怕自己達不到期許,也害怕自己拖累身邊其他人。而他未曾意識到,是他本身足夠美好,才聚集了人們來到他的身邊,成為夥伴。

Spock什麼都沒說,只是在沉默中凝視著Jim。如果要說Spock這幾年與Jim、與人類相處下學到什麼,那就是無聲比言語更有力量。Jim和Uhura無疑是精通後者的,但Spock在和Jim相處的過程中有相當多的機會練習實踐前者。

Jim湛藍的眼眸中映著艦長艙房外的一片星雲,五彩的,藍藍綠綠紫紫,如同海妖吟唱著旖旎的繚繞歌聲,總讓人禁不住誘惑地身陷其中,就像Jim本身一般。

興許是他提供的肢體接觸起了安慰的效果,Jim眼中的狂躁逐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不安和無助。

「Jim,Ardie父子想要什麼就讓他們拿去,你毋須為此有任何一絲憤怒。」Spock平靜地開口。

「可那是最好的機會……」Jim囁嚅道。

「你才是最好的,你不需要最好的機會,任何機會在你面前都是最好的機會。」

「我討厭外交任務……而且我們從來沒有到過α象限的GN-z11 。」Jim為了逝去的機會感到可惜。

「Ardana星上的發展和娛樂都有令人驚嘆的成就,也許我們能把這作為一次離艦假期的安排,我預計有87.26%的機率艦員能得到充分的休息。」Spock提出造訪Ardana的附帶價值。

聽到能夠安排離艦假期,Jim整個人都亮了起來,他喜歡任何能鼓舞艦員的活動,因為他堅信只有良好的工作心態和團隊能讓企業號變得更好。

「你會協助我處理這一切嗎?Mr. Spock。」Jim笑著用艦橋用語和Spock說話。

「Always, Captain.」Spock說出他此生唯一會有的回應。

***

議長Plasus帶領著一眾大使在藝廊走動,自豪地向所有人展示他們引以為傲的藝術品,從繪畫到雕塑,無一不是巧奪天工地令人屏息。Spock在欣賞的同時發現Jim正望著窗外的景色。

「艦長,請問外面有什麼異常嗎?」Spock隨著Jim的目光看向窗外,外頭只有白花花的多層雲彩和陽光折射的色彩變化。

「Spock,我們現在在空中對嗎?」Jim沒有轉回他的視線,依舊注視著窗外,「Stratos ,雲上之城。」

「沒錯,另一項與Ardana的藝術齊名的便是他們的反重力裝置,他們擁有獨特的技術讓城市能在空中維持數世紀而不殞落。」

「那麼,」Jim轉向Spock,「地面上有什麼?」

經Jim一提,Spock才去細思這個明顯的問題,Jim繼續用一種只有瓦肯三倍聽力才能聽清的耳語說道,「反重力裝置的研發不容易,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因為有趣就投入資金研究這個,更何況是直接應用在生活上。讓他們過著這種雲端生活只會有兩種原因,要嘛地面上有劇毒,不適合居住;不嘛就是地面上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Jim停頓了一下,補充道,「再不然就是兩者皆有。」

Spock思索了一下他曾經讀過的Ardana相關文獻,確實沒有哪個提到有關地面的事,彷彿這個星球的歷史是從Stratos建立後才開始。

不合邏輯。

「Captain,這個......」

「不關我們的事,我知道,」Jim一邊維持著對藝術感興趣的表情一邊和Spock交談,「我們的任務是好好完成外交,讓星聯能繼續和Ardana保持良好關係。」

其實Spock想說的是這也許值得深入調查,或至少讓他們在日誌上做個紀錄,但Jim已經先把話說死了。

「我只是......有種不好的預感。」Jim按了按眉心,眼底透著不安。不是自我否定的那種,而是對危機所產生的生存本能。「應該是我最近比較敏感而已。」Jim試著自圓其說。

Spock環視四周,賓客們笑晏依舊,和平的氛圍,周遭一片祥和,毫無異狀。出入口的警備並無鬆懈的跡象,在場的人都是個星球大使,Spock在童年作為大使的兒子和成年作為星聯軍官都曾接觸或耳聞這些人,當中有偽裝者的機率低於5.49%,其餘則是Ardana的高層或是保全人員。依此現狀發生意外的機率低於23.52%。

23.52%。

不是零。

一陣細密急促的高亢聲響竄入Spock耳中,他下意識地看向自己的上級,Jim顯然也聽見了。短短數秒的時間彷彿被無限延長。Jim先是臉色大變,然後作為聯邦軍官的本能已經讓他朝著Plasus議長撲過去。Spock聽見自己和Jim的聲音重疊迴響在廳廊中。

「趴下!!」

熱浪伴隨著巨響迎面而來,爆炸發生之迅速讓人僅僅來得及閉上雙眼。待反應過來,眼前所見皆變了顏色。原本華貴的藝廳如今面目全非,一塵不染的潔白地板上散落著碎石,藝術品也都蒙上了一層灰。

議長和Jim的位置首當其衝直面爆炸,Jim艱難地撐起身體,費力地咳出進入鼻腔的粉塵。他知道自己流血了,而且應該傷得不輕,但他現在還感受不到痛。根據他多年來的受傷經驗,待腎上腺素褪去,他將會迎來一個刺骨的疼痛,但他現在無暇顧及這個。Jim快速地審視了一下被自己護在身下的議長,看上去有點受驚,沒什麼大礙,考慮到自己已經為他吸收了大部分爆炸的衝擊。Jim在最短的時間內重整思緒,在抬頭的同時摸上腰間的相位槍。

主謀從爆炸的煙霧中走出,四五個蒙面黑衣人簇擁著一個長相精緻的黑髮女子,女子手中拿著相位槍指著Jim,身著Ardana宴會侍女的深藍服飾,自信地說:「嘖嘖,我是你我就不會這麼做,Mr. Kirk。」

Jim緊盯著女子,同時用眼角餘光觀察著Spock的動向。這裡都是大使,死了傷了任何一個都有可能引發星球間的衝突乃至戰爭。他放鬆全身的肌肉,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從容,「我有幸知道妳的名字嗎?美麗的女士。」Jim進入談判模式,勾起笑容,彷彿他現在不是在一個爆炸廢墟中,沒有被槍指著頭;而是在一間高級餐廳的長桌上與人進行商業談判,「不論妳的訴求是什麼,我們都可以坐下來好好談談。」

女子一愣,顯然沒有預料到會得到如此彬彬有禮的對待,她換上一抹充滿深意的笑容,「我只有一個要求,Mr. Kirk,現階段只有一個。」

「我們不會答應你們任何要求!」議長已從驚嚇中恢復,並對著眼前的敵人咆哮著,「Ardanan不和Troglyte 談判!」

Jim在心中翻了個白眼然後記了Plasus一筆,原來這根本不是突發事件,而是長期以來的憂患。他對Ardana高層的隱瞞感到惱怒,但他現下有更要緊的事。

「叫我Jim就好,」Jim把議長的吼叫當作白噪音。彎起眼角,用上他最能蠱惑人心的嗓音,「什麼要求?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在所不辭。」

「你,」她絕美的雙唇吐出致命的話語,「我要你跟著我們走,然後我們再來談談我真正要什麼。」

Jim不動聲色地看著她,他能感受到整個會場的氣氛都變了,連剛剛吵著不談判的議長都用一種打量獵物的眼神審視他。一群老東西,他們肯定覺得只要犧牲的人不是自己,他們就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搭上最快的穿梭機遠離這裡。

當Jim還在思忖要如何應付這個狀況──就算他要跟這群恐怖分子走,他也要盡可能地在這個當下套多出更多有用的訊息。女子優雅地撥了下頭髮,「順帶一提,我叫Vanna,而你最好叫你的瓦肯人別再偷偷摸摸的搞一些小動作了,Jim。」Vanna從懷中掏出另一把槍,準確地指著Spock的位置,甜甜地說,「畢竟我們都不希望有人受傷,不是嗎?」

「放下槍,」Jim沉下臉說,「否則我會讓妳後悔。」

「我會放下的,」Vanna沒有絲毫的動搖,「只要你丟掉武器和通訊器,走過來。」

Jim毫不猶豫地站起身,把相位槍和通訊器丟到地上舉起雙手,他不能拿Spock的命冒險,不論他手上的槍是真是假,有沒有能量。既然他們敢炸了首都,估計也不介意多殺一個聯邦軍官。

「等等,」Spock突然開口,「相對於艦長,我會是更好的人質選項,我不只是聯邦軍官,同時也是瓦肯外交大使的兒子,拿我做人質能讓妳有更大的籌碼,Mrs. Vanna。」

「不!」Vanna和Jim同時開口。Vanna是冷靜地而Jim是激動地。隨後Jim馬上意識到自己不合時宜的感情流露而閉上嘴,臉上表情扭曲而憤怒地瞪著Spock。他知道Spock有一套大副比艦長和醫官更值得犧牲的狗屁理論,而他不會讓Spock在這個時候使用它。

Vanna玩味地看著他們的眼神交流,半晌才慢條斯理地說,「真貼心,Mr. Spock,但我的答案是不,我不會冒險把一個瓦肯人帶進我們的據點,畢竟大家都知道你們瓦肯人在那對誠實尖耳朵的包覆下有多奸詐。再說,我還需要你替我談判呢。」

Spock握緊了拳頭,Jim則是快步走向Vanna以免Spock又找出不同的方法來實踐他的理論。Vanna只是笑著看著這一切,意識旁邊的蒙面人為Jim戴上手銬。

「你們的感情深厚令我......印象深刻。」Vanna最後這麼說。

Jim不理會她,他看著Spock一字一句地說,「我需要你在這裡,Mr. Spock。」

「你會替我做出最好的決定。」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4)
©語夢飛羽 | Powered by LOFTER